南蒙古大呼拉尔官方网站

席海明与代钦浅谈与中国海外民运的共事问题

席海明与代钦浅谈与中国海外民运的共事问题

2017年10余额23日之25日,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席海明”及秘书长“代钦”协同欧洲部分人员,参与海外中国民运人士关于中国民主化及亚洲民主化进程的相关活动

席海明与代钦浅谈与中国海外民运的共事问题
.
.
2017年10月23日在德国波斯坦召开了第八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会议主要探讨了中国现状与民主未来。与会方有“民主中国阵线”“独立中文笔会”及世界维吾尔大会、西藏青年协会及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对此蒙古青年论坛记者特此访问出席该会议的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席海明”先生及秘书长“代钦”先生。
.
记者:您好席主席,感谢您抽空接受我的访问。自去年11月您与海外的蒙古人在日本东京国会成立“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后,你们的组织得到了广泛的国际瞩目,有些媒体甚至还将你们与“台独”“港独”“疆独”“藏独”联系在一起,甚至臆测你们在密谋推翻分裂中国,您对此有何回应?
.
席海明:密谋谈不上,我们的活动都是公开的,只要支持自由与人权的人士都可以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对于所谓的推翻分裂中国,是有隐形的负面的含义的,这是大一统意识形态的组织与个人强加于中国人感性上的“政治不正确”,放佛分裂中国就是不对的、不好的。 而对于长期被迫害的南蒙古人、维吾尔人和吐蕃人来说这种认识是极其不公平的。就好比只准中国人反抗日本的殖民侵略,却不允许南蒙古人反抗中国殖民侵略,很显然这对于人权与民族自决理论来说是一种矛盾与谬论。任何一个民族都有权利行使集体权利即民族自决权,集体权利是包含与人权之内的。 现代生活中,很多人只要一谈到人权就认为是个体权利,这是不完整的。《联合国宪章》及《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都有清楚的表明,民族自决权属于人权的一部分。 另外关于“分裂”这个词汇也是有问题的,南蒙古、维吾尔、吐蕃压根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追求的民族自由是基于我们自己的土地上摆脱中国人殖民主义的道路,而不是分裂他们中国人领土。 南蒙古是蒙古人的土地,中国是殖民占领者,所以我们的民族自决运动不是一种分裂,而是一种民族解放,这跟中国人的抗日战争属性是一样的。如果某些人依旧说我们分裂中国,那么东亚现代历史的论调也可以改改了,中国人在20世纪在分裂大日本帝国,中国人是分裂分子。
.
记者:这次您与南蒙古大呼拉尔的秘书长代钦一同前往德国波斯坦开会,对于流亡在海外的中国民运来说,您一定与他们是老相识了。您对海外中国民运人士怎么看?
.
席海明:是的,从1992年我跟海外中国民运接触以来,我发现这群人普遍受党国大一统教育的毒害很深。他们中国人有个逻辑,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比如在台湾问题上,中国共产党动辄就说我们13亿人民不答应台独,决不放弃武力统一。而这群失去了自由人权流亡在海外的民运分子呢,绝大部分还挺支持中共,当然碍于人权他们就会把嗓门放低说什么“最好和平统一”。 总之无论他们是扮黑脸还是白脸,他们双方都是藐视台湾人的人权,藐视台湾人自我决定命运的权利,内心深处有一种自古以来野蛮的霸权主义在作祟。我想这是海外中国民运人士需要改正的地方,既然身体已经来到自由民主讲人权的世界,脑袋里的思维也要多少进步一些才对。
.
记者:那么您对于台湾问题的看法是?
.
席海明:无论是我代表的组织还是个人,我即不支持台湾独立也不支持台湾被中国统一,我支持的是台湾人获得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即民族自决权。台湾的命运是由2千3百万台湾人决定的,不是由我或者中国人来说三道四的。台湾人想独立就独立,不想就不想。我尊重他们选择未来的一切结果。我强烈的支持台湾人的人权与民主价值,台湾独立与否交于台湾人民自己去解决吧。
.
记者:中共十九大已经召开完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被写进中共的党章,外界普遍认为随着习近平进一步的集权行为,这对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是致命打击,您对此如何解读?
.
席海明:很显然,习近平上台后隔三差五在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和南海展示力量,一个红色的纳粹帝国正在东方形成,对外不仅威胁着世界的安全,对内更威胁着被统治的殖民地民族。但世界的大势还是没有改变,无论是近期加泰隆尼亚自决投票还是库尔德独立建国,人权民主运动在任何一种体制内或者环境内都是极为有市场的,因为民族解放本身就是人权意识的升华,它不会随着你是民主或专制、和平或动荡而改变。 否则民主体制下的福利待遇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加泰隆尼亚、苏格兰也不会将民族解放运动维持到今日,专制动荡下的被迫害民族更没有任何理由不会去追求人权或民族解放。对于现今的中国来说也是一样,普通的中下层中国人也如同南蒙古人一般饱受中共的专制迫害,等到临界点一旦到来,习近平即使变成毛泽东式的集权也无用,等待他的只能是明朝崇祯皇帝被饥民逼上的煤山歪脖子树的上吊之路。
.
记者:前段时间看见关于您的新闻报道,说您要将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对南蒙古进行的“内人党惨案”申请为联合国记忆名录,请问此事的进程如何,对此您希望向中国传递什么信息?
.
席海明:目前我们还在搜集整理相关资料,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向联合国申请。这是我们不得不去认真对待的一件事。对于一个没有反抗的,手无寸铁的民众,中国政府竟然可以派遣军队和煽动汉人流氓无产者对南蒙古进行种族屠杀和掠夺,这是中国极为羞耻的一幕,更是全人类在人权意识普世化下的悲剧,我们对此强烈谴责!在追求民族自决权的道路之中,我们也希望避免出现类似的种族冲突,以和平的方式进行民族自决权的诉求。
.
.
(代钦,男,南蒙古阿鲁科尔沁人,出生于1966年9月3日。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蒙古语言文学系,2000年留学日本获得硕士,2006年成立蒙古自由联盟党任秘书长、先在同党主席主席,2016年成立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出任秘书长。)
.
.
记者:您好秘书长,您这次从日本远道而来参加海外中国民运在德国波斯坦的会议,您发表的主题是什么?
.
代钦:我的报告题目是:各民族相互尊敬、携手抵制红色帝国、维护世界和平。我认为无论是汉人、南蒙古人、维吾尔人还是藏人,我们都是身受共产专制的迫害,只有我们这些民族的有识之士团结起来,求大同存小异共同推翻共产专制之后,我们才会有权利做出未来的选择。如果连这第一步都无法达成,我们就无法集结力量,只会被共产党轻易的各个击破,甚至利用民族矛盾用以转移它统治下严重的社会矛盾,这样下去我们所有人的苦难会无限延长,对谁都不好过。所以团结中国境内一切的民族,共同推翻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独裁是重中之重。
.
记者:由于历史上南蒙古人被中国人种族屠杀的事件不少,导致于很多南蒙古人不信任中国人,对此您有什么沟通办法?
.
代钦:是的,自从1945年《雅尔塔条约》之后,我们的命运就被几个大国的决议所捆绑住了,在这没有战争的七十年里,我们无数的文化精英、牧民农户及宗教界人士遭遇了被屠杀或被迫害之命运,我们的生态环境也随着殖民主义被破坏到无法生存之境,而我们的传统文化在强制同化与侮辱中挣扎在毁灭的边缘。无论是谁都无法原谅这一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人希望自己的民族会面临如此不幸的遭遇。但,这一切不仅只是发生在南蒙古人,中国人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们被共产党的统治所愚昧,自毁文化与宗教,滥用酷刑与剥夺人权,他们不仅毁灭环境还无限破坏社会道德,致使他们毫无现代人应有的有尊严的生活。这就是恰恰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给地狱之人以光明的慰藉,用人权、民主、法制之思想迫使他们看清自己所在环境之糟糕,终究一日他们会站在我们身旁,共同审判专制主义带来的罪恶。
.
记者:您对于中国境内各民族是报以合作态度的,您认为中国会为此走向民主化么?
.
代钦:这个不好说,我觉得这取决于国际大环境的变迁。我们所面临的政治环境很复杂且很艰难的。今年对世界有绝对影响力的美国川普政权提出的美国优先政策给我们带来了积极和消极的因素,其对中国共产政权的经济政策还没有透明化,对自由民主人权之推广政策还没有明朗化,使我们无法得出在政治、经济领域处于下游的中国的客观变化。而欧洲因为面临的难民问题及其长期执行的大政府及福利主义等因素导致经济下滑,这些也许会加大他们与中共经济的合作的空间,维持一些中国经济的良性运行。对于我所在的日本来说,长期受到左翼政治家与企业家向共产专制政权的绥靖主义的政策影响,导致日本在华企业具有很高的投资额度。这些都会暂缓中共统治的崩溃,也是目前中共统治中国的合法性由来。对此,我认为还要进一步等待美国对华及对朝鲜政策,才能做出判断。
.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谢谢!
.
代钦:谢谢!

来源:https://www.facebook.com/freesouthmong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