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蒙古大呼拉尔

布宏夫(Burhankuu):南蒙古人權狀況以及由此引發的東亞生態危機

布宏夫(Burhankuu):南蒙古人權狀況以及由此引發的東亞生態危機

一、引言

 

南蒙古,即是後來的內蒙古自治區與周邊傳統領域,在1945年二戰末期的國際角力中,蒙古國與南蒙古皆有獨立政府與軍隊,最後中蘇兩國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以及依據雅爾達條約》在聯合國監督下蒙古國通過獨立公投,南蒙古權益則被擱置出賣,由於蔣介石為首的舊中國拒絕南蒙古國合併並拒絕在南蒙古行自治,新中國的中共政權則以自治區作為方案,這使得當時的南蒙古人,對中國共產黨充滿了幻想,認為社會主義中國,會以平等、自治的態度對待南蒙古,最後歷史證實這是一場苦難的開端。


原本的南蒙古草原上,如果你是一個旅客,一時饑餓難耐,你路過一戶蒙古人家,剛好主人家在做飯,你就可以過去跟他們一起吃喝,主人還不能拒絕,如果主人不在家也无碍都可以进去隨意吃喝在過去蒙古人都遵守這套行為模式,這就是遊牧民族的文化思維,是草原上的規矩,但從中國侵略後,這一切都變了調,一切的改變,比你想像的還殘酷,那是沒有人性的殺戮

 

 

二、南蒙古人權狀況與東亞生態危機。

 

親愛的臺灣朋友們: 你們好。

 

我是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中文發言人布宏夫

因本人在歐洲未能親臨現場,委託臺灣朋友代為發言。

 

在此非常感謝主辦單位臺灣人權文化協會舉辦的這次世界人權日活動,也非常感謝他們邀請我寫一篇關於南蒙古的報告,讓臺灣朋友們更瞭解南蒙古人權狀況以及由此引發的東亞生態危機。

 

南蒙古與臺澎地區上相隔較遠,因冷戰與中共高壓管制言論與網路,南蒙古遭遇的屠殺迫害難以傳播,很多臺灣人都不知道,中國人對南蒙古人發生了多嚴重的迫害與掠奪。

 

中共所謂的「內蒙古自治區」剛建立時,南蒙古蒙古人口有200萬,中共透過政策掠奪南蒙古人的土地,並且以司法和非法的手段羅織罪名整肅南蒙古人,光在1967年開始的「內人黨慘案」中,中國就屠殺和凌虐了我南蒙古40多萬同胞,2年內就讓我超過五分之一南蒙古人民,不是死亡就是終身傷殘不良於行,這是民族迫害,這是種族屠殺,這在現今的國際法是反人類罪的惡行,以人口比例來看,這遠比中國成天咒罵的日本二戰侵略還高出5倍,而這只是其中一個事件而已,中國以各種理由和政策對南蒙古的肅清,幾乎每個南蒙古家庭中都有一個人遭到迫害,中國人至今在國際上高呼反思歷史,一面不斷要求日本賠禮道歉尊重人權,另一面他們卻對造成南蒙古無數的慘案沒有任何官方道歉,甚至令人可笑的是至今他們還在迫害南蒙古人權。

 

如果各位臺灣朋友關注南蒙古的人權狀況,請在google搜尋「南蒙古牧民」這些新聞內容都是千篇一律指向中國從來沒有間斷過的對南蒙古的殖民迫害事件,我們只是要在屬於我們的草原上放養牛羊,這是我們數千年來祖先留給我們的生活方式,在南蒙古大地上無數的牧民卻因此被逮捕、被坐牢有些還成為了政治犯,難道這就是整天對著日本和聯合國滿口大談仁義道德的中國人的態度麼?中國作為二戰受害國,卻成為比二戰戰爭罪犯更邪惡的迫害者,甚至跟納粹屠殺猶太人一樣。

 

除了對南蒙古人的直接迫害外,南蒙古人還遭受到了非法殖民的掠奪。從1947年開始不斷的向我南蒙古遷入漢人農民,1981年開始,中國政府更瘋狂的鼓動數百萬中國無產流氓者遷移到南蒙古,他們的總人數如今甚至已經超過南蒙古人數倍,至今仍未停止。以中國政府為主導破壞蒙古語的社會建構,取締合併蒙古語學校,奪走我們的語言,連在我們的南蒙古草原上說著我們祖輩留給我們的蒙古語,在他們中國人眼中就是一種罪,他們肆意地掠奪草場及礦產進行著低劣毫無科學規劃的經濟開發。

 

南蒙古位於東亞大陸北緯37°53°之間,屬於副熱帶高壓地區,氣候相對於臺灣是非常寒冷與乾燥少雨的,如果大家有機會到這種氣候環境來旅遊就會發現與臺灣森林古樹參天、草木繁榮的景色是完全不同的,在我的故鄉生態環境主要是草本植物居多,通俗的說所呈現的環境就是草原與戈壁,還有部分的沙漠。因為雨水稀少,這裡的植被就不可能長得太高與太多,只能適合畜牧業,所以副熱帶高壓的400毫米等降水線就成為農耕民族和遊牧民族的天然邊際線。這個問題也就決定了蒙古民族為何在近代以前幾千年來都處於遊牧經濟。

 

何所謂遊牧經濟呢?就是在不同的草原進行移動式放養羊群和馬群,絕對不能只停留在一個地方放牧,因為草皮在被牲畜過度破壞後無法迅速等到恢復,土地就會失去養分變成戈壁或者沙漠,所以蒙古人選擇不停的遷徙,讓之前使用過的草原得到休養。在這種客觀的生態環境下,就更別提在草原上粗劣的種植農作物了,當非法移居南蒙古的中國劣等的殖民者們用鐵鍬在這裡翻起草皮種下農作物的那一刻,土壤中的水分就會被風迅速吹乾,過不了多久這片草原就沙漠化了。

 

這也就是為何這幾年中國華北、華中地區出現了大規模持續不斷的沙塵暴,起因就是因為1947中國佔領殖民南蒙古,中國政府向我的家鄉輸入了大批的貧困移民,他們毫無自然科學常識,在殺害驅趕當地的蒙古人後進行了粗劣的農耕生產方式,甚至將低級的高污染的工業遷移到草原,把工業廢土、廢渣、廢水完全不經過任何處理就傾斜在草原上,導致河水與地下水大規模永久性污染,南蒙古幾千年來美麗的草原變成了如今寸草不生的沙漠,而且隨著中國政府進一步掠奪南蒙古人的草原,南蒙古的生態環境也就越來越糟糕,中國長城以南也就越頻繁的發生彌漫天際的沙塵暴,甚至這些沙塵暴還會漂洋過海到俄羅斯太平洋港口、朝鮮半島和日本,造成上述地區的人民呼吸系統疾病的頻發。這也就是為何我近些年來反復強調的一點,因為地緣客觀關係東亞各國命運休戚相關,當中國人在南蒙古赤裸裸的進行殖民霸權主義時,所造成的生態災難就會影響周邊各國人民的正常生活。

 

那麼如何才能有效阻止東亞的生態災難呢?除了各國積極的環保政策落實外,也要敦促人們認識到東亞沙塵暴的起源問題,中國不停止侵犯南蒙古人權,不停止殖民掠奪與污染南蒙古草原,沙塵暴問題就一日解決不了,東亞各國都會為中國人的殖民主義惡果買單。所以在此我請求全世界有識之士,本著唇亡齒寒的覺悟支持南蒙古民族自決權,只有南蒙古人保障了私有產權才能保護草原,只有實行了民族自決,才可以擺脫了中國殖民主義,太平洋西岸才能回到藍天碧玉、晴空萬里。

 

當中國人受限於國際壓力,不再以殖民主義對待外國,臺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才不會受到中國這種獨裁流氓國家文攻武嚇的威脅。而這個標準就是中國統治下的南蒙古是否結束殖民主義,是否實現民族自決權。無論過去和未來,中國如何對待南蒙古,就會如何對待臺灣,請台灣人民不要屈服於經濟統戰和武力威脅,南蒙古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聯合國憲章》和《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都有清楚表明,民族自決權屬於人權的一部分。一個自由民主又具有人權保障的南蒙古,就是臺灣面對中國行使獨立主權的試金石。否則一個不尊重南蒙古人權的中國,何以能相信他們會尊重臺灣的人權呢? 20161110號,我等海外南蒙古人在日本國會成立流亡議會,在此感謝出席會議的日本,美國,香港和臺灣朋友們,因為東亞的穩定、和平與繁榮,都指向了中國境內那些崇尚人權與自由的人們,無論他是南蒙古人、圖博人、維吾爾人還是漢人或其他民族,我們從來就沒有感到孤軍奮戰,因為有你們現場每一個人的支持,南蒙古人民必定會與懷揣著自由的人們攜手共進、共創未來。

 

南蒙古民族自決權萬歲!臺灣自決建國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