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蒙古大呼拉尔

南蒙古大呼拉尔台关于对禁止蒙语教学的看法和意见

南蒙古大呼拉尔台关于对禁止蒙语教学的看法和意见

近日在网络上爆发了大量南蒙古同胞转发的关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停止蒙古语授课的通知,听到此新闻我们非常理解同胞们的愤怒,因为但凡有一丝关心民族前途的人都不想看见自己的母语消失,更何况是被异族统治者用行政命令来粗暴干涉而消灭我们的母语。如同有一位在南蒙古境内的同胞对此撰文表示:因为外力而放弃自己的语言文字,我们永远不会理解,也永远不想去理解。
这就是所谓的自治区与自治州的现状,在我们自己的家乡使用母语是非法的,不允许存在的。
令人讽刺的是今年2017年还是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中共御用媒体与党报从年初至今都不断粉饰内蒙古自治区的各项政绩,将畜牧业与奶制品、土地矿产储量及开发量名列第一为此引以为豪,仿佛没有中国人的统治,内蒙古上述产业就不会是第一似的。更为可笑的是,大肆宣扬因为退牧还草与退耕还林有效遏制土地戈壁沙漠化,要知道1947年内蒙古除了西部少量戈壁沙漠外,根本就不存在环境恶化问题,中国人趾高气昂的宣扬解决了蒙古人原本不存在的问题,实在是太过于可笑。至于所谓的脱贫致富问题更是与蒙古人无关,中国政府将蒙古人赶出祖辈的土地,掠夺牲畜与矿产,内蒙古2千5百多万的人口,这其中绝大多数贫困人口是来源于这两千万的中国非法难民,放佛一个小偷进入一户人家行窃,然后骄傲的说自己因为偷窃而富裕并以此洋洋得意。而被驱赶、被侵权的蒙古农牧民则被政治打压,上诉无门以泪洗面,当然这也被他们宣扬为“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内蒙古各族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确道路不断前进,经济发展实现历史性跨越”。 如今在南蒙古幸福的是过去三餐无继的中国难民,苦难的是流离失所的南蒙古人,这就是被中国人称之为“模范自治区”的本来面目。
不仅如此,南蒙古现在被中国殖民的愈演愈烈,中国非法移民人口是我们的三倍之多,他们用巨大的难民人口冲击着我们的社会,在南蒙古用“行政命令”让蒙古语完全不被尊重,很多地方如银行、政府、法院、警局、邮局等都被“变相禁止”使用蒙古文字和语言。而与此同时,我们的母语学校不是被拆毁就是跟汉校合并因此很多人都丧失了母语能力。这就是中国政府长期执行的殖民同化政策所形成的现象。这不仅严重违反联合国《社会经济文化权利公约》和《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公约》,也与中国共产党自己颁布《宪法》第四条“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及《民族区域自治法》第21条“有关学校用少数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和《教育法》“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可以使用本民族文字教学”相违背。
中国在南蒙古地区赤裸裸进行中的殖民同化政策,不仅藐视国际人权法律,还将自己定制的法律视为擦屁股纸,其道貌岸然无耻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语言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就是其文明的载体,一个人可以不会写字,也可以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但其如果熟练使用母语,那么他就会自动继承其民族的基本文化和内在的思维与哲学逻辑。这是一个民族存在的底线,毫无妥协余地!因为我们知道再退后一步,南蒙古人将彻底消失在中国的民族同化之中,我们所引以为豪的蒙古文化与阿尔泰民族认同、英雄的史诗与诗歌构建而成的道德标准、动人心扉的蒙语歌曲与艺术造诣也会跟随消亡的母语而集体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使用中国语境之下中国人的为人处世之道与他们可怜的艺术水准,这恰恰是我们最嗤之以鼻的,一个能在奶粉中添加三氯氰胺的民族,一个老年人普遍假摔而碰瓷的民族,一个肆意侵犯他人知识版权与文化造假的民族,他们生活中使用的语言就是为了他们坑蒙拐骗而衍生的,我想没有一个有智商和良知的蒙古人会愿意变成这样的中国人,这也是至今我们在劣等的中国殖民统治之下还能认同蒙古文化而排斥中国文化的原因之一。
蒙古语的语法逻辑与韵律,还有其背后的文化意识是多么的优秀,作为曾经横跨亚欧大陆数千年的蒙古人来说,我们在亚欧大陆各地建立了无数个政权,构建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庞大的“蒙古自由时代”,我们对于“自由”的理解体现在了蒙古人的议会制度与尊重各个民族习惯法的落实、宗教自主与世界贸易的立场,本质上这是游牧文化与生存方式影响了语言与三观而造成的,换句话说:蒙古文化与自由精神就是一体两面。我们传统的文化根基与专制和贸易壁垒是格格不入的。
即使在20世纪蒙古民族因为满清的奴性统治而积弱积贫之下,蒙古国1911年人口70余万,能从人口四亿的满清独立。南蒙古截止1947年人口190万,从东部的长春、到呼伦贝尔、赤峰、呼和浩特、阿拉善、再到西部的巴音郭楞、伊犁、博尔塔拉,和南部的拉萨,我们跨越了数千公里不仅数年间建立了各种政府与武装,也积极帮助了其他民族建立组织与武装。世人不禁要问蒙古民族人口如此之少,但为何所达成的历史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人口基数?我想从我们历史轨迹就可看出这个蒙古文化和其语言载体内在的核心代码是多么的向往自由与独立,这也造成了我们在追求自由时所展现出来的强势力量与文明先进性。相对于20世纪亚洲其他动辄上千万、上亿的民族还处于愚昧和散漫无章来说,蒙古人在几百万人口基数的情况下,所取得的成就远远高于我们的人口比例。归根结底,这得益于我们游牧民族生存方式影响下的追寻自由的文化,而这文化就是借由蒙古语与蒙古精神而塑造的蒙古人来展现其强势的影响力的。
至此,当一个蒙古人不会说蒙古语时,那意味着什么呢? 那就是与祖辈精神交融的断绝,与蒙古文化与传统的断绝,与自由精神的断绝!
对于异族的统治者来说,只有南蒙古人彻底丧失了一切的蒙古特征,南蒙古人变成中国人,讲汉语写汉字与汉人通婚,那么南蒙古才会永永远远的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对于一些对中共抱有幻想的同胞来说,阿谀奉承向中国人乞讨保留“蒙古文化与语言”只会换来冷冰冰的现状,即坚定的落实民族同化,这一点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容商量的,虽然他们还是会颁布漂亮的法律来搪塞忽悠南蒙古人。
当巴音郭楞出现中国政府命令禁止蒙古语授课时,这让我们本能的条件反射式的想起法国作家Alphonse Daudet于1873年法国战败于普鲁士后所写的《最后一课》,其中有一句令我印象极为深刻:Guand un peuple tombe esclave, tant qu’il tient bien sa langue, c’est comme s’il tenait la clef de sa prison。当一个民族沦为奴隶时,只要它好好地保存自己的语言,就好像掌握了打开监牢的钥匙。
南蒙古同胞们,未来我们将何去何从?是心甘情愿沦落为遭世界歧视与耻笑的中国人,还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蒙古人,完全取决于你的选择。为捍卫蒙古语我们必须要认清这个局势,中国人不同化蒙古民族就绝对不罢休,中国人不消灭蒙古语就绝对不罢休!
来吧,为了我们文化的传承,为了我们子孙的福祉,为了我们的未来,让我们共同努力最终实现《民族自决权》!
                                                                                                             南蒙古大呼拉尔泰
                                                                                                                       2017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