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蒙古大呼拉尔

南蒙古大呼拉尔泰主席特木其乐图先生在日本(1)

南蒙古大呼拉尔泰主席特木其乐图先生在日本(1)

2018年4月17日,他在东京拜访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长尾敬先生和参议院议员山田宏先生。大呼拉尔泰主席向他们介绍大呼拉尔泰成立以来的有关活动情况及中国政府对南蒙古施行的《〈文革大屠杀事件〉向联合国申请历史文化遗产登陆》工作的状况。接此,特木其乐图主席还拜访了著名记者、国家基本问题研究所理事长、《言论电视》股份公司董事樱井良子女士。
大呼拉尔泰主席先生在樱井家附近的赤坂冰川神社参拜祈祷。樱井女士与主席先生谈论当前国际政治趋势之变化以及今后对图博、南蒙古事业方面的事情交涉了初步意见和各自的想法。交涉中,樱井女士赞扬了蒙古人学者杨海英教授对学术研究所做出的贡献,还高度评价了大呼拉尔泰秘书长代钦先生的勇气。

2018年4月18日下午,主席先生拜访了东京丰岛区“冈田宫胁研究室”,并与历史学者宫胁淳子老师见面,还与宫胁淳子老师的陪同下去参拜已故著名蒙古史学家冈田英宏之墓,烧香致敬。冈田英宏(Hidehiro Okada,1931年1月24日 – 2017年5月25日)先生是日本东洋史学者,东京外国语大学名誉教授,东洋文库专任研究员。其研究专项是满洲史、蒙古史,但对中国历史、日本历史也有诸多著作。他的研究颠覆了曾经的以汉人历史为中心的史学观,实证了蒙古历史之地位,以整个亚洲视点来理性分析了日本历史。
据有些媒体对他的评价是“(他)对中国史、古代日本史、韩国史等史学持有独特异议的研究、发言,著作也很多”,但是,他在《正论》(2005年10月号)杂志说“我伴随着自己的不合‘群’之性格有痛感便渡过了学者生涯,虽然在学界里被孤立,但从未认为这是一种痛苦、寂寞的事情。其并不是因为坚强,而是我好像没持有那种神经细胞。对于周围所闻,我从未产生过忌恨。不仅仅在狭隘的学术界里,而且在媒体界里也被追求、被认可,这方面我做成了想做的学问、也做成了想提倡的主张”。冈田老师作为学者之不恐惧被孤立、论述自由之信念的华丽姿势,恰恰与当今在日本、中国、俄罗斯等世界里被孤立、被疏远的南蒙古地区相似。他的高贵精神鞭策着我们,被孤立并不可怕,把信念持续坚持到底更可贵。
主席先生说“作为南蒙古人,我们毋忘冈田英宏老师对于历史的细节视点之研究所做出的贡献,并且必须把他的业绩传送给我们的子孙后裔。对于在接受过共产主义影响的学者群里,或者持有左翼思想的学者群里,被孤立、被疏远化的人物来说,有其存在的可贵价值。在日本以及其它诸国里,对蒙古史研究有业绩的历史学者很多,纵览其著作之后发现,向独裁者和向中国政府唱赞歌倾向的学者并不少见。现在更应该高度评价曾经在左派或亲中共派的学会里,不恐惧而继续坚持理念的学者”。
主席先生在冈田宫胁研究所里,向冈田老师之遗像献送哈达并祈祷,还与宫胁淳子老师品尝日本美茶,还赞扬了大野旭(杨海英)教授的研究著作以及其资料集。